民声论坛
中广邮箱

加入桌面 | 设为首页 | 天气预报 | 节目时间表 | 网站地图RSS定制

民族之声

首页 | 蒙语 | 藏语 | 维语 | 哈语 | 朝语 | 主播

 首页 > 民族之声 > 民族新闻

新疆天津企业联合会成立

2010-09-06 09:02   来源:中国广播网新疆分网    打印本页 关闭

    中广网乌鲁木齐9月6日消息(记者胡志坚 张雷 李小倩 罗成) 新疆天津企业联合会9月3日成立。参会的天津籍企业家表示要发扬天津“赶大营”精神,建设新疆美好家园。

张春贤为天津商会题词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疆的天津籍企业,及经营天津产品的企业多达上百家,年营业收入总额超过百亿元;新疆天津企业联合会的成立,密切了津新两地企业与政府、企业与企业之间的内外部联系;维护新疆天津投资企业的合法权益;引导企业守法经营,自觉维护正常的市场经济秩序;树立良好的天津籍企业形象;组织在疆天津籍企业充分发挥综合和群体优势。

宋爱荣

    据介绍,天津商会的紧迫任务之一就是积极配合天津市和天津办事处做好和田地区策勒县、于田县、民丰县的对口支援工作。

    目前,天津商会已与相关企业意向签订了4个项目,约30亿元。其中包括与天津援建的和田三县项目整体打包承接、在天津武清区建立“环渤海新疆农副产品交易批发中心”、引进华联商厦集团品牌并使新疆产品走向全国等项目。

天津艺术家绘制赶大营长卷

    新疆天津商会会长蔺青:“作为一个于新疆发展有百年历史的商会会长,我深感自己肩上担子沉重,虽然压力很大,困难重重,但我愿意担当,也信心百倍。我相信,天津商会一定能担起重振津商,再铸辉煌的使命,用我们的誓言,在这块神圣宝地写下现代“赶大营”的新篇章。”

天津作家给在疆天津籍老乡赠书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常委宋爱荣在今天的天津商会成立大会上说:“新疆如今站在新的发展起点上,正处于发展的关键时候,天津商会是在新疆成立的第十七个的商会,相信天津商会一定能后发赶超,发扬"赶大营"精神,为新疆的发展做出新的贡献。”

 

    “赶大营”历史:

    新疆与天津两地经济交流合作源远流长,仅从著名的“赶大营”算起就有140多年的历史了。一百多年前,清代光绪年间,大批天津杨柳青人,依然决然地西出阳关,出生入死,拼搏创业,车撵肩担,随左宗堂军队入疆进行商贸活动,在漫长的八千里的征途上,冒着枪林弹雨,在极为艰难的条件下,历尽千辛万苦,绘就了一幅壮阔的历史画卷,史称“赶大营”。

天津赶大营人后裔

   数百名天津“赶大营”后人与在新疆的天津籍企业家,以回顾的方式重温了一百多年前,杨柳青的“货郎担”为新疆的稳定和经济发展立下了卓越的历史功勋。

    左宗棠率领湘军入疆平息阿古柏匪帮的叛乱,人员约六七万,号称百营,由于征途漫长,道路遥远,军需运输十分困难。清廷曾动员京津巨商大贾支援,终因路途人烟稀少,戈壁连绵,饮水极为困难,无人参与。当时杨柳青一带受灾严重,人们纷纷外出谋生。仅有天津杨柳青一带部分流动货郎愿随军西征。他们邀集200余名当地农村贫民,备置一批日用杂货和常用成药,挑着货郎担随营售货,跟着左宗棠的大军,转战天山南北做小生意糊口。因经常追随部队大营不断迁移,而称为“赶大营”。

    自清军进疆至抗日战争前的60多年间,前往新疆经商的天津杨柳青人不绝于途,随着清军全部收复了失地,新疆的战事已经停止,无营可赶,后续的杨柳青人进疆谋生就称“上西大营”或“跑西大营”,它是“赶大营”的继续和延伸,从此“西大营”又成了新疆的代号。进疆“赶大营”的人,则被称作“大营客”。后来,在家乡的杨柳青人听说新疆容易讨生活,也挑着担子、携家带口蜂拥而至,这一风潮一直延续到20世纪30年代中后期才逐渐转淡。

长卷细节图

    “赶大营”发端于光绪元年(1875),光绪十年(1884)进入发展期,清光绪三年(公元1877),清军收复全疆时,随军的杨柳青商贩已遍布新疆各大中城镇,形成“三千货郎满天山”的局面。到宣统二年(1910)“王高升纵火案”前为高发展时期,抗战前为鼎盛时期。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因交通受阻和货源断绝而转向衰落,1945年抗战胜利后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虽陆续还有少量杨柳青人进疆谋生,但已成为最后的尾声了。从光绪元年(1875)到1949年的70多年间,“赶大营”历经了兴起、发展、鼎盛和衰落的完整历史阶段,终于在广阔的历史舞台上落下了帷幕。

    同治六年(1867年),匪首阿古柏在新疆自封为王,自立国号为哲德沙尔汗国,宣布脱离清廷。沙俄乘机占领了伊犁,英国也虎视眈眈,企图瓜分西北。新疆从大清的版图上就这样消失了。清廷为此事进行了激烈的争论,最后以左宗堂为首的主战派取得了胜利。光绪元年(1875年)左宗堂被任命为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受命于国家危难之际的左宗堂,率领清军西征,义无返顾地踏上了收复新疆失地的征途。光绪三年(1877年)一举击败了盘踞新疆迪化等地多年的阿古柏,光绪六年(1880年)左宗堂坐镇哈密,命令三路大军挺进伊犁。光绪八年(1882年)伊犁回归祖国。光绪十年(1884年)新疆建省,新疆全境收复。这是清朝历史上一件最扬眉吐气的大事,这是自鸦片战争以来,清军唯有的一次能够完全打败凶残的侵略者取得收复全部失地的伟大胜利,被沙俄强占了十一年之久的伊犁终于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杨柳青人的爱国之心、报国之举,功垂青史。在那个时代的卫国战争中,初始,一大批被水灾、饥荒所困的杨柳青人,跟随西征的清军进入新疆,拉开了杨柳青人“赶大营”的序幕。来自杨柳青的商帮肩挑货郎担,背着竹篓,沿途贩售针头线脑等什物,以补军之备,他们有力的支援了清军的卫国战争,把大量的军需物品用双肩送上了前线,这种追随军营做生意最终形成了一支庞大的商旅,成为我国商贸史上的奇迹。让国人欣喜的抵御外敌胜利背后,“赶大营”人做出了功垂青史的贡献。最初真正追赶部队大营进入新疆的杨柳青人,紧密配合清军的军事行动,历经大小战役百余次,克复南北疆16座大城,收复新疆160万平方公里土地。他们出生入死,为部队提供了坚强可靠的后勤支援,为收复祖国西北边疆立下了功勋。很多人甚至为此英勇捐躯,成为客死异乡的无名忠骨。

长卷细节图

    杨柳青人对新疆经济发展的促进,主要体现在商贸业、饮食服务业、交通运输业、工矿业以及农牧业等方面。随军的天津杨柳青商贩遍布新疆各大小城镇,形成了“三千货郎满天山”的局面,它大大方便和丰富了边疆民众的物质生活。随着津帮商人店铺的兴起和发展,京货的大量涌入,也打破了俄国和英国产品独霸市场的局面,它为发展民族工商业,抵御外来经济、文化的侵略也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大营客”们在为自己积累财富的同时,无形中把一种先进的文化思想、超前的经商理念、融和的人际关系带到了新疆,为新疆带来了内地的各种技艺和文化习俗,特别是把天津人的习俗、天津人的手艺、天津人的味道带到了新疆。

    津帮商人不仅为新疆的商业、饮食服务业带来了新的经营理念,同时也为新疆的工业及手工业注入了新的生机和活力,也为新疆的文化事业做出了突出的贡献。赶大营壮举不仅给杨柳青人开辟了一条致富路,给古镇杨柳青带来新的辉煌,而且引发“百艺进疆”的恢弘场面。“百艺进疆”将内地各种先进文化习俗和民间技艺带到新疆,使边疆民众精神生活得到丰富和美化。各种先进的思想意识也逐渐被各兄弟民族接受,具有思想上的启蒙意义。同时杨柳青人兴办了大量学校,对提高当地教育水平起到积极作用。各行各业的杨柳青能工巧匠进入新疆,为西域边陲带去一股股新风。“商业”和“百艺”不仅促进了新疆经济的发展,而且起到了文化融合的作用,为巩固边防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天津杨柳青人在新疆进行的一系列商贸和恳殖活动,不仅为巩固和发展边疆作出了贡献,极大地丰富和方便了新疆各族人民的物质生活,创造了古代丝绸之路的又一次辉煌的商业奇迹,同时也在世界四大文明交汇的亚洲腹地,实现了又一次的文化大融合和民族团结的大融洽。它不仅为巩固和发展新疆作出了卓越的贡献,而且也有力地促进了新疆民族团结的融合。他们和当地的各民族群众互相关心爱护,生死相依,形同一家,有许多讲不完的动人故事,在民族关系史上写下了许多佳话,在新疆这块沃土上谱写了民族大团结的历史篇章。

    “赶大营“带动了杨柳青人走出了清代的一条“丝绸之路“,它成功地开辟了从渤海之滨到天山南北的商贸大通道,它的壮举延伸了古丝绸之路,由西安的起点拓展到渤海之滨的天津,并使久已尘封的“丝绸之路”东段重新恢复了活力,在祖国的大西北留下了一道绚丽的经济和人文风景线。

    大量军需日用品支援了左宗棠统率的清军,起到拾遗补缺的作用;同时也使华北文化风俗穿越了万里之遥的戈壁滩,到达了新疆;更重要的是通过“赶大营”,滚滚的银两也源源流进了千年古镇——杨柳青。

    杨柳青人在新疆艰苦创业,既为天津的商品找到了市场,同时也将大量当地产品运至杨柳青和天津作为“回货“,并由此远销世界各地。在历时百年、长达万里的这条商品流通线上,“大营客”把天津货物源源不断送到新疆。把新疆短缺的纱布、针织品、五金制品、服装、鞋帽、茶糖、海货、中成药等300多种货物运销新疆,在当地统称“京货”。在内地商品大量进入新疆的同时,骆驼队也是把新疆的土特产,运进内地,新疆各少数民族存的一些东西,卖不出去的最后也都变成了财富。返乡的“大营客”还在天津和杨柳青大量投资,这都大大活跃了天津和古镇杨柳青的经济。“大营客”仅在杨柳青开办的工商企业,就有50多家,吸引了当时全镇约十分之一的劳动力。

    赶大营形成的每年运去数百万吨商品,推动了新疆的商业开发和新疆的商业开埠,成为新疆商业的“奠基者”,有力地促进了乌鲁木齐市向大都会进化的进程。它促进了乌鲁木齐等城市的近代化,也为天津增添了繁荣。而新疆地毯编织艺术的传入更使天津地毯在全世界始终享有盛名。大营客们在赶大营的沿线,又带动了陕西、甘肃、山西、河北等地的经济活力,成为了渤海之滨和天山南北经济、文化交流的先声。

    杨柳青人“赶大营”是早期的西部开发。中国近代有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等移民大潮。津商赶大营无疑也是一次相当规模的移民行动,是杨柳青人为抗争命运所进行的一次生死考量。他们前赴后继,展现了一幅“杨柳青人货郎满天山”的历史画卷。

    “赶大营”与“闯关东”、“走西口”都是近代中国历史上的一次人口大迁徙,闯关东是山东人为了生存到东北去谋生、走西口是山西人为了避难到内蒙去谋生、赶大营在避难和谋生这一点上有着相同的历史背景,但也有着不尽相同的内含和定位。赶大营是天津杨柳青人在避灾的情况下支援了左宗堂的西征军,自发地担当起了清军的后勤保障工作,天津杨柳青人的爱国之心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赶大营使杨柳青人成功移民新疆,是开发祖国西北边疆的先驱性行动,对新疆的发展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历史影响,同时也促进了杨柳青乃至天津市的经济繁荣。据史料记载,“赶大营”使约3000余户至少1.5万杨柳青人成功移民新疆(约占同时期杨柳青人口的五分之一),进而大大改变了新疆的政治、经济、文化面貌,以杨柳青一镇之微而影响中国六分之一土地的新疆达数十年之久,这在中国历史上是很罕见的。

    “赶大营”虽然在广阔的历史舞台上早已落下了帷幕,但“赶大营”的文化、精神,确始终在不断的传承着、弘扬着。“赶大营”本身就是天津杨柳青人的传奇。它显示着杨柳青人的精神、视野、品格和作风,也表明了百年前杨柳青人的经济活动能力、文化张力和精神状态。“赶大营”的壮举充分展示了津商“爱国爱疆、团结拼搏、艰苦奋斗、诚实守信、顾客为本”的精神主旨。

    赶大营是中国历史上一次自发而又成功的移民,它揭开了丝绸之路的封尘,留下了一条绚丽多彩的人文风景线,给后人留下了一笔厚重的精神财富。如今,杨柳青人的后裔遍布新疆各地,尤以乌鲁木齐为最多,繁衍生息,安家落户,而且不惟从商。据不完全统计,目前生活在新疆的杨柳青人后裔约有十来万人,从先祖进疆算起,他们现在多已是第四五代甚至第六七代人。这众多的杨柳青人后裔,如今已遍布新疆所有的市地州县,他们既有大学教授、高级工程师、作家、艺术家以及各级领导干部,也与普通的工人、农民和战士,如今都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继续为新疆的繁荣与发展做着新的贡献。

    目前社会上兴起了“大营客”寻根热,有不少“大营客”后裔通过各种途径寻找远在万里外的亲人,为此,天津电视台和西青电视台都曾经派记者到新疆采访,在天津和新疆社会上都兴起了杨柳青人寻根热,远在新疆的“大营客”后裔们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家乡,惦记着远方的亲人,他们通过各种方式希望与远在万里外亲人们进行联系。而身在杨柳青的“大营客”的亲人们也在关注着“大营客”及其后裔的情况。

责编:白祥保

中央台简介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招聘信息 | 我要纠错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版权声明
通信地址:北京复兴门外大街2号 中国广播网 邮编:100866
客服热线:010-86093114 400-668-0040 传真:010-63909751
E-mail:cn@cnr.cn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 0102002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 版权所有(C) 京ICP证0901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