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大家庭 更多...
· 08年03月08日大家庭
· 08年03月01日大家庭
· 08年02月23日大家庭
· 08年02月16日大家庭
· 08年02月02日大家庭
· 08年01月26日大家庭
民族广播论坛 更多...
· 《论坛》目录
· 论坛第187期
· 论坛第186期
· 论坛第185期
· 论坛第184期
· 论坛第183期
民族旅游 更多...
· 可克达拉风情园:三A级景区
· 贵阳青岩:暖心之旅
· 新疆天池万人登天山
· 旅游信息预报(一)
· 五条自驾线路推荐
· 屏边三山四园五景区
· 阿荣旗旅游收入突破亿元
· 凤山神奇洞穴探游节
民族广播信息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民族之声>民族广播信息
四十元钱化解一场纠纷
中广网    2005-08-05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 张克清

    6月12号下午,我在云南采访途中,经过玉溪高速公路收费站时,遇上了堵车。眼前的车辆左并道右抢行,使得本不畅快的路面变得更加拥挤不堪,起初车辆还能慢慢地一步一步往前挪,后来则干脆不动了。

    收费站暂时塞车本是正常现象,大家都以为是电脑收费系统出了故障,便耐心等待。10分钟、20分钟过去了,车越堵越多,不少司机、乘客开始耐不住了,纷纷下车打探,各种消息也传了过来:“前方出事了,收费站封闭了”、“有人聚众闹事,把收费站给围上了”……看车子丝毫没有挪动的迹象,出于记者职业的习惯,我也下车来到收费站了解情况。一位工作人员说,有辆回民的大巴车拒不交费,工作人员都来增援这个收费窗口了;另一位工作人员说,这辆大巴不仅不交费,车上的回民还把所有收费站口都用人墙给堵上了。

    “回民”、“拒不交费”、“围封收费站”……作为一名从事十多年民族新闻宣传工作的记者,自己又是回族,我骤然产生了一份参与了解原由、解决争端的责任感。

    来到拒不交费的大巴车前,我看到车前挡玻璃上贴有醒目的“回民上坟”字样,便以为是当地回族上坟回来跟收费站发生了纠纷,不经意地看了一下车牌,挂的却是宁夏的车牌。“宁夏”、“回族上坟”,记者顿时联想到了2002年在云南墨江县采访时了解到的一个情况:每年都有许多西北五省区的穆斯林到墨江上坟,由于来的人员、批次多,再加上教派不同,为了方便西北回民上坟,并避免与当地回族和其他民族产生矛盾和纠纷,县里每年都非常重视相关的接待工作。后来记者查证资料得知, 西北回族千里南下上坟,有着一段不同寻常的宗教历史渊源:据《墨江县志》和白寿彝主编的《中国回回民族史》记载,清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西北回族哲赫忍耶穆斯林反清起义失败后,哲赫忍耶教派的始传者马明心,被清廷甘肃布政使王廷赞所杀。此后,乾隆皇帝下令,将马明心所遗“男丁”“改发云南烟瘴地方”“监毙”。其家属中的女性被发配伊犁为奴,并先后被害。马明心的长子马顺清、三子马顺真等一批不满十二岁的男孩被充军到云南。马顺真充军途中病殁于抱母井(今景谷傣族彝族自治县凤山乡抱母村)。马顺清被古城三爷马云光阿訇探知,跟随至他郎(今墨江哈尼族自治县),以重金买通官府,得以解救,免遭“监毙”。马顺清被营救后,在马云光的帮助下,定居于墨江回回村,购买土地,娶妻立室,子孙继出。他的子孙为后来继承和振兴哲赫忍耶派作出了重要的贡献,因而他虽然未担任过教主,但在教派内影响很大,备受崇敬,辞世后,哲赫忍耶派在墨江建立了“拱北”(坟墓),教内称为他郎拱北,所以外省区哲赫忍耶派回族教民至今不忘前来祭奠,每年在他逝世的农历七月二十七日,当地都要举行隆重的纪念活动。

    因为知道内中的复杂,我便坚定了参与处理这起堵车事件的信心。上车后,问司机哪里去了,没人搭理我。我便叫醒了司机座位后面一位睡觉的中年人,他说不知道。我又问他是什么原因不交费,他很警觉地看了我一眼,反问我是干什么的。于是,我便说了一句回族日常问候语“安赛俩目尔来昆”,对方马上回话致意:“吾安来库门赛俩目”,并主动伸出手来。互相握手致意后,我问他,是不是到墨江上坟去了?他先是一惊:这个操普通话的回回也知道到墨江上坟的事?他问我是哪里的回族,我说老家在山东,现在北京工作。很快他就告诉我,不是他们不愿意交钱,来墨江上坟的都是一些贫穷的老头老太太,可以说是老弱病残,根本就没有钱,你看看他们吃的喝的全都是自带的。一路上,他们就是靠着当地有关部门出具的介绍信而免交过路费,在这里却说不通,没办法。我看了看车上,的确如他所说,每个座位上面都系着个塑料袋,里面装的是自家做的那种饼馍馍,座位下都放着一个白色塑料桶,不用问,那里面装的一定是水了。车上的环境也显得有点脏乱。

    了解到这个情况后,我便下车去找收费站的工作人员说明情况。此时的收费站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几百辆汽车已堵成了一条长龙,收费站口围拢的司机乘客情绪激动,吵闹一团。有的指责收费站处理不当,因为一辆车造成那么大的交通堵塞事故;有的在跟堵路的回族老头老太太理论。正值盛夏酷暑,人们的情绪也越来越激动,人越聚越多,吵闹愈演愈烈。

    我心里明白,眼前的关键不是澄清是非,而是要尽快妥善地化解矛盾、恢复正常交通秩序,否则,势必会造成更大的矛盾冲突。而且玉溪当地的回族也很多,如果再有不明其中原因的人卷入进来,争执很有可能会演变成民族间的争斗、冲突,到时候场面不堪设想。我向收费站的工作人员通报了一下我了解到的情况,问他们能不能通融一下,免收这辆车的过路费。工作人员回答说:“我们已经请示了领导,由130元降低到70元,他们还是不交!”我又上了那辆大巴车,诚恳地劝告那个中年人:“不交费本身就是违法的,围堵收费站更是错上加错。况且收费站已经免收了一部分,已经是照顾你们了。工作人员是正常执法,你们也要理解他们。”中年人面露难色地说:“我也是司机,我们的钱真是不多,主要是用在路上加油的。给收费站30元钱他们嫌少,就是不让过!可在其他地方都是免费放行。”

    至此,真相大白:一方交不起钱,一方不让通行;双方各有退让,还是没达成一致,一方要求交70元,一方只交30元,差距仅在于40元钱!可是由此耽误的时间、造成的影响,岂能是40元钱弥补得了的!我告诉这名司机:“这40元钱我给补上,赶紧召集穆斯林同胞上车!”听我这么一说,司机从口兜里掏出了20元钱,又从旁边的一位老人那里要了10元钱交给了我。我下车把钱交了以后,就冲着其他几个收费站口高声喊道:“穆斯林同胞赶紧上车了,问题解决了,要开车了!”听到我的喊声并得到证实以后,在各个收费口堵车的老头老太太相互搀扶着陆续回到了大巴车上。围拢在收费站口的众多司机和乘客看到这一情景,也都飞也似地冲向自己的汽车。马达的启动声很快汇聚成了汽车的轰鸣声,收费站口很快恢复了秩序。

    趁着老人们上车的功夫,我又来到了回民上坟的大巴车上,在向老人们真诚地道了声“色俩目”之后,我告诉他们说这样做不好,首先,不交费、围堵收费站的做法是违法行为,还有就是采取围堵收费站、阻塞交通的做法只能激化矛盾,不利于问题的解决。回宁夏的路还有很长,真的没钱倒不怕,有什么困难和问题,要多和人家讲清楚,多沟通,尽量争得人家的理解、同情和支持,决不能采取这种阻塞交通的过激做法。最后祝大家一路顺利!听了我的一席话,车上的老人一个劲地向我挥手道谢。

    车开走了,路畅通了,我的心也轻松了。当我找到自己要乘坐的公交车,正要上车的时候,身后跑来了一个人冲我喊道:“我是玉溪市公安局的,请问你是哪个单位的?”我说我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他连声道谢:“难怪难怪!谢谢您了!我们也是接到报警后刚刚赶了过来,还没来得及详细了解情况呢,听收费站的工作人员说,是你帮他们补足了过路费,解决了冲突。”我说没什么,像这种的事及时化解掉比较好,免得引起更大矛盾。

    上车挥手告别了这位便衣警官,当我乘座的公交车来到收费站口时,我看到,几辆警车警灯闪烁,那里已经聚集了20多名警察。我庆幸自己在警方介入之前成功地化解了矛盾,这倒不是怀疑警方的处置能力,而是通过这件事让我深切地感到历届中央领导在民族问题上强调的“民族宗教无小事”的重要性。的确,涉及民族宗教的事情,像上面这起看似一起简单的不交费、围堵收费站违法事件,但却决不能简单地采取强制手段来处理,否则,矛盾不但不会得到解决,反而还会加深。同时通过这件事我也进一步理解了民族工作的特殊性和国家大力培养民族干部的重要性。要做好民族工作,除了懂得民族宗教知识、民族政策和信教群众的心理外,民族干部在其中的作用不可低估。相同的民族心理情结是处理矛盾中取得信任与理解的基础。

    四十元钱,避免了一场可能会带来严重后果的纠纷。其实,一个和谐的社会环境又岂能是用金钱换得来的。构建和谐社会,不是一句口号,真的需要我们从身边的点滴小事做起。(完)

    
来源:Z--中广民族    责编:白祥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