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大家庭 更多...
· 07年10月20日大家庭
· 07年10月27日大家庭
· 07年11月03日大家庭
· 07年11月10日大家庭
· 07年11月17日大家庭
· 07年11月24日大家庭
民族广播论坛 更多...
· 论坛第280期
· 论坛第279期
· 论坛第278期
· 论坛第277期
· 论坛第276期
· 论坛第275期
民族旅游 更多...
· 和田玉石文化旅游节
· 第六届珠峰文化旅游节
· 北京到拉萨硬座389元
· 丝路冰雪风情节将举行
· 凤山神奇洞穴探游节
· 阿荣旗旅游收入突破亿元
· 屏边三山四园五景区
· 五条自驾线路推荐
民族大家庭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民族之声>民族大家庭
11月25日大家庭
中广网    2006-11-30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第一套中国之声2006年11月25日13:30《民族大家庭》节目音频收听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第一套中国之声2006年11月25日13:30《民族大家庭》节目播出稿

 

 

《无悔的选择》

 

 

    女主持:听众朋友好,这里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民族大家庭》节目,欢迎您收听,我是李熳川。

    男主持:我是张克清,欢迎您走进《民族大家庭》收听我们的节目。

    女主持:有这样一位优秀的企业家,扎根西藏48年,把自己的大半生奉献给了雪域高原,他就是西藏医学院藏药厂厂长丁泽洪。

    男主持:今天的节目,就给您播送中央台记者旺堆采写的通讯《无悔的选择》,给您介绍丁泽洪的先进事迹。


    女主持:秋天的拉萨格外美丽,群山披着银装,道路两旁树木一片金黄。走进西藏藏医学院药厂的藏式高大厂房,记者看到,现代化的设备,厂房布局合理,环境也非常优美。丁泽洪厂长热情地接待了记者,他给人的印象是高大,红光满面,言谈举动透着军人的风度。

    男主持:丁泽洪厂长是一位老西藏,他1955年3月参军,1958年进藏,48年来一直工作在西藏,可以说对西藏的山山水水非常熟悉。

    女主持:近50年过去了,当初进藏时的情景,丁泽洪厂长仍然记忆忧新。他说,当时他们是坐着敞逢车进来的,从安多往西走,到藏北班戈县以后,恶劣的气候给他的印象最为深刻。

    男主持:丁泽洪厂长说,当时进藏的时候很艰难,路难走、气候恶劣,自己来自江苏,对高原气候难以适应,到了兰州军区,战士们每人发了个羊毛皮大衣,一路上风餐露宿。记得有一次自己就睡在石头上,上面只用草席铺了一下,没想到当天晚上刮了一场大风,把我们的帐篷、被子刮得到处都是,当天夜里丁泽洪发高烧到41度。组织上让他回格尔木去,他自己坚决不同意,战友们也舍不得。他们说:你不能走,我们是你的兵,要死就死在一块,要活就活在一起,这样丁泽洪就留下了。这一留,就是48年。

    女主持:1959年,旧西藏地方政府和上层反动集团勾结帝国主义势力,阴谋分裂祖国,发动了全面的武装叛乱。为了保卫新生的人民政权,丁泽洪怀着对叛匪和帝国主义的刻骨仇恨,与战友们和西藏人民一道参加了平息叛乱的战斗。

    男主持:为巩固西藏人民政权,丁泽洪参加了武装工作队,搞土改、搞宣传。当时的斗争相当复杂,班戈县挨着无人区,叛匪经常骚扰,他们的一个战友就是被叛匪杀掉的。工作组的条件很差,晚上有时候睡在帐篷里,有时候就在藏族群众的牛羊圈里凑合一宿。

    女主持:这期间,丁泽洪和战友们夜以继日地战斗在十分困难的自然条件下,忍受饥饿严寒,餐冰卧雪,连续作战,发扬了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战斗作风,平息叛乱取得了彻底的胜利。

    男主持:回想起当年工作组的生活情景,丁泽洪说:“当时如果没有藏族同胞保护我们,那我们不可能有今天,不要说我们能不能生存下去。”这段难忘的经历,使他的思想有了很大的转变,这场斗争使他认识了藏族同胞纯朴善良的感情。从此,他对西藏更加热爱了。

    女主持:1960年,为了长期建设西藏,他服从组织安排,脱下军装,告别部队,转业到地方。当时他们的任务,是保卫边疆,一手拿抢,一手拿生产工具,在藏北无人区开发硼砂默默地献出自己的青春。

    男主持:1963年,丁泽洪来到拉萨,在西藏化学工艺第一厂工作,1964年转到西藏自治区工业电力厅,1976年上级党委又把他派到自治区机修厂当厂长,丁泽洪在他的人生中经历了无数次考验,每次考验他的答卷都是满分。

    女主持:当时的西藏自治区机修厂一个年年亏损的企业,是一个老大难单位,老职工多,年轻工人也多,家属都没有工作,每年到冬天工会生活补助要占60%,是一个谁都不愿意去顾及的摊子。当时面对这样一个企业,丁泽洪能不能继续克服困难,使企业重生,为西藏经济发展再立新功呢?

    男主持:1976年丁泽洪走马上任了,不过,令人心寒的是,欢迎他的不是鲜花和友善,而是恐吓和谩骂。面对这种混乱局面,曾经在战火中洗炼过的丁泽洪和新上任的党组一班人没有妥协。而是深入群众,调查研究,寻找根源。


    女主持:在近五十年里,他把自己的一切都献给了西藏人民,为西藏的发展和建设事业做出了贡献。

    男主持:他,心里有说不出来的一种喜悦,它占地面积近五千平方米,总投资达1853万元。

    女主持:他回忆到,他说:我是三中队的,从一、二中队到了(东桥)这个地方时,在路途中就牺牲了5个战友。


    60年以后,党组一班人认为,机修厂之所以存在如此严重的问题,最根本的一条,就是放松了党的领导,是放任自流的恶果,同时也是组织不健全,思想和作风不过硬的集中表现,其“症结”在于内部管理混乱,人员素质较低。针对这一情况,局领导提出了“长期规划、分步整治”的总体构想,也就是按照整顿——稳定——巩固——提高——深化的顺序,借助大家的积极性,一步一个脚印,一年一个新台阶。

    当时,丁泽洪还没有分房,住在工业厅。但他,白天跟班劳动,了解情况,晚上还到老工人家里去。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他说,最让他感动的是,有一次下班后,他到一位工人家里了解情况。当时他看到一盘子大白菜,稀饭很稀,全家人吃四个馒头,老婆为了让丈夫身体好一点,她和小孩子就喝稀饭。这件事对他的触动很大。他心里想,这怎么能调动工人的积极性呀?

    1977年,他把家属组织起来,走五七公社道路,走集体道路,养猪、做豆腐、到伙房、到车间去劳动。没想到,到年底分红的时候,一个人还能分百八十块钱,这在当时已经很高了。他又通过自治区工业厅劳资处把厂里的子女分配就业的问题解决了,工人稳定问题在短短几个月内得以好转,职工的工作热情和积极性重新焕发出来,机修厂走上了希望之路。

    1976年厂里亏损7万元,到了77年的时候,上缴了14万块钱。他把工作重点转向抓生产管理。在调整、充实党、团、工会组织的同时,加强班子自身建设,团结一致,政令畅通,制定了各项规章制度,规范人们的行为,做到有章可循;他大张旗鼓地表彰先进,树立正气,坚决抵制和制止不正之风,进行专业知识竞赛,提高职工的法制观点;他树立“把关服务”的思想,业务开始有所突破;通过举办各类文体活动,增进了同志间的感情和相互了解,使人心得以凝聚。

    1978年下半年,丁厂长就到山西省机械学院学习。当时的西藏机修厂是国家一级的,效益排名到前六名,职工的生活改善了,效率提高了,这时候大家对他的看法开始慢慢的转变。

    自1976年在西藏自治区机修厂担任厂长后,坚持企业内部管理,重点狠抓财务成本管理为中心的质量管理、生产技术管理和现场作业管理和职工技术培训教育,使企业迅速由建厂17年来连年亏损的局面得到转变,到1977年扭亏为盈。任职五年累计上缴利润300余万元和结余资金(企业自留)300余万元,实现了企业经济效益的增长与转变。1979年被西藏自治区人民政府授予“西藏自治区先进企业”的称号。

    “为了庆祝企业被自治区人民政府授予西藏先进企业,我们自己派了四部车子,到成都拉的冻肉和一些副食。不到20天车子回来了,我们给每一个职工分了10多斤肉和其他副食。当时大家那高兴的场面仍历历在目。”丁泽洪说。

    1980年,大批汉族干部内调,那时候他们厂还剩300多工人。当时他也是确定内调的对象,但上级组织不同意内调。他母亲病故的时候,他才请假回家探望,他回忆道,妻子埋怨他哭了好久好久。他说,每当他想到这儿时,深深地感觉到:“他这一生,对任何事都无怨无悔,唯独对孩子和父母,没尽到做父亲和做儿子的责任。”

    丁泽洪不是不想尽责任,事业、西藏,对于他来说真是太重要了。西藏的汉族干部有一句名言:“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子孙。”为了西藏,丁泽洪不仅献出了这一切,连父母的孝道也无法尽了。

    后来丁泽洪同志调到自治区经济计划委员会计划局当局长,96年调到西藏藏医学院藏药厂当厂长。

    当丁泽洪厂长说起藏医学院药厂初创时,他非常的激动。他说,当时学院没有资金,只好在现在的厂房后面,搞了非常简易的车间。又是一个白手起家。

    幸好,当时在他们的老院长措如次朗和党委书记加措同志的热情支持下,以藏药制药方面老院长为主,在次朗大师的亲自领导下,组织了雄厚的藏医人才, 而且有一批由青年藏医专家组成的科研队伍。具备对藏药研究、研制、科研成果转化产品的藏药厂和成果的临床研究基地──教学门诊,故在不少治疗疑难病症研究方面取得了很大突破,数项科研成果已获国家及自治区有关单位的嘉奖。

    他说,为了建好厂子,当时和加措书记,想方设法,到处借款,寻找合作伙伴。1996年3月筹集资金,年底开始出售,第一年资金达到二百多万元,当年把借款基本还清,1997年5月份合作单位终止合同,他们在院党委的大力支持和鼓励下,继续生产珍珠七十、常觉,后来又生产了二十五味珊瑚等五种药品。厂子效益慢慢好转,当时20多名职工,现在发展到85名职工,厂房占地面积4966平方米(不包括老车间)。

    丁泽洪同志从高等教育改革的发展需要的角度对藏医藏药进行了理性的思考认识。认为在当前,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新阶段,高等院校必须切实落实“科技兴校”的办学方针与政策,抓住有利的时机,加快发展藏药生产与开发的工作步伐,因此学院藏药厂必须在生产经营方面受到学院党委的重视和支持,在西藏藏医学院党委的领导下给予藏药厂以更多的活力,根据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与要求,必须积极探索建设社会主义高等院校的校办产业的新路子,特别是要充分的利用西藏的各种资源优势和学院的科技优势,深刻认识到高等院校校办产业必须服务于教学、科研、医疗,在学院总体办学指导的思想“四轮驱动、整体推进”的奋斗历程中应该有计划、有重点、有选择的研究、开发、转化生产藏药,逐步建立和完善适应市场经济的高效产业的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不断提高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强化校办企业的服务以教学为中心的功能,为学院教学服务。

    从建厂以来,向学院上交了1500多万元,现金占1000多万元,这些都用于改善教学、教职工生活补助以及学生的生活补贴,主要集中在2004年前上交。为了进一步扩大药厂的潜在能力,我们自筹资金1200万元,贷款700多万元建了现在的新药厂。现在总资产达3100多万元,其中固定资产1800多万元,向国家交税达400多万元。2001年国家权威机构评估的无形资产达5102万元。

    全国出现非典疫情时,藏医学院药厂出售的预防药和藏香数量很大,但厂领导班子一致认为销售量大,但质量必须保证的要求,同时向社会五保户也免费赠送预防药和藏香,受到区内外的好评。

    新建厂房,厂里的收入相对吃紧,但厂领导首先想到职工,发工资时先发给职工群众,保证他们的生活,这样整个厂子和谐和稳定,每个职工的待遇也一样,发奖金、过年、节假日的补助都一样,这里分不出那个是局外人,大家都把厂子像自己的家一样对待。

    他常说:我们要求群众做到的,领导首先要做到,要求群众一分,则要求领导十分。不能给群众一碗水,就别让他们还一桶水,如果我们做到了,我们前进的事业就有了保障。战争年代,我们党和群众的关系是鱼和水。现在一些地方或单位党和群众关系是油和水,甚至是火和水。必须清醒地认识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水同样可以灭火。

    丁厂长就是这样一个严于律已,爱戴职工的细心人。他从不盲目行事,在藏药科研上虽然是门外行,但主动动员所有职工的积极性,加大产品的科技开发,得到了国家科技部和西藏自治区科技厅以及区财政厅的大力支持,学院药厂的产品国家科技部立为863计划,已经合格,现申报国家准字号,还有国家科技部973工程,对二十四味沉香滋补酥油丸,通过了质量评审。藏药首次例为国家级科研项目之一。

    丁厂长决心,在“十一五”期间,拿出三、四个品种开发产品,提高学院药厂的知名度。重点开发市场的同时,进一步完成企业内部的领导班子的调整,把有限的资金用到重点产品的开发上。在很短的时间内摆脱目前的困难。

    丁厂长高兴地说,青藏铁路开通后,内地投资的越来越多,也是个好机遇,我们正在想富余的生产能力对外进行加工。丁泽洪认为,一两个能人在短时间内可以使经济扭亏为盈。但是,从长远看,企业要持续发展,在日益激烈的竞争中,立于不败之地,必须依靠全体人员素质的提高。所以,丁泽洪要求干部职工应具备新的改革创新思想,不断提高文化水平,跟上时代潮流。加强人才的培养方面,他们也加大了力度。职工进厂前,委托专业资格培训,并在厂内进行文化补习课,开展一帮一活动,提高职工的文化素质和技术技能。丁泽洪要求对工作人员的要求,已经成为整个企业的一种精神力量,鼓舞着每个人。

    如今,西藏自治区藏医院药厂在丁泽洪等的带领下,正在茁壮成长。这短短的十年来,他们获得了西藏新技术企业,2004年诚信企业,丁厂长的事迹选入《中国百名优秀企业家奋斗史》。

    近50年过去了,丁泽洪这位来自江苏的青年已走进了人生的不惑之年。看起来他比他的实际年龄要大,被风雪磨砺过的脸膛有些憔悴,但他依然风采依旧,更显示出成熟男人的刚毅和智慧。为了西藏,他还在继续不停地劳作着。他说:“我们这一代人所经历的磨难,所寻觅的意义,不在于我们经历了多少和寻觅了多少,而在于经历和寻觅的本身。在命运的天平上,得与失总不会平衡,但我们不会计较得与失,也没时间计较。岁月在不断流逝,世界在不断前行,而人生又如此短促,时代与生命都不允许我们荒废更多的时间去计较。”

    丁泽洪厂长常爱唱《妈妈的羊皮袄》这首歌曲,他把西藏人民当作自己的父母,把自己的一切献给西藏人民的健康事业。(完)

 

来源:    责编:白祥保